网格化服务成为青海藏区社会管理新模式

更新时间:2018-08-31 17:00

  中新网西宁2月27日电 题:网格化服务成为青海藏区社会管理新模式

  作者 孙睿

  藏历新年刚结束,平均海拔4200多米的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达日县窝赛乡康巴村就下起了雪。临近中午,45岁的牧民却旦穿上厚厚的藏棉袄、拿着《入户查看登记表》骑着摩托车开始了新一年的走访入户调查。

  却旦所在的网格有25户牧民96人,分散在3000亩的草场。从2013年担任网格员以来,他都是骑着摩托车穿梭在各牧户之间,热心积极地为牧民们排忧解难,逐步赢得了信任和支持。

  图为满掌乡兽医站站长巴才(右一)为网格员讲解动物防疫知识。 钟欣 摄

  图为满掌乡兽医站站长巴才(右一)为网格员讲解动物防疫知识。 钟欣 摄

  达日县位于青海省东南部,是三江源自然生态保护治理区之一,总面积14842平方公里,下辖1镇9乡33个牧委会109个牧业合作社,10座藏传佛教寺院,3万多人全民信教。由于地域辽阔,人员居住分散,社会发育程度低,加之基层组织力量薄弱、社会服务管理触角无法延伸至基层等问题一直是制约达日发展的难题。

  2013年开始,该县依据所辖范围、居住人口、治安状况、公共基础条件等情况,将全县划分了257个网格,通过群众举荐、乡镇考察、岗前培训等方式,从留居在本网格的牧民(居民)中聘用420名草原生态管护员为网格管理员,在青海省率先推行牧区网格化服务管理新模式,从过去被动应对问题转向主动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管理模式,探索出了一条确保牧区群众安居乐业,社会和谐稳定的管理之路。

  由于地域辽阔、人员居住分散,达日县牧区网格化服务工作全面铺开后,全县420名网格员为采集每家每户信息,每人平均行程2000余公里,在完成8886户33328人信息采集工作的同时,及时引导辖区群众依法解决各类诉求,把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变成“零距离”,确保了社会持续稳定。

  “‘网格化管理’的重中之重就是在划分好网格、聘好网格员的基础上,进一步整合组织、统战、综治、公安、农牧等12个部门力量,共同参与网格化服务管理,以基层牧区为重点,充分调动基层干部、村警、草管员、寺院民管会等力量,形成工作合力,有效解决了网格化服务管理中存在的多头管理、力量分散、各自为政、责任落实不力等问题,使牧区网格化服务精细化、制度化、规范化。”达日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索南却旦说。

  据官方统计,自网格化服务管理工作开展以来,2016年该县刑事案件案发率较2015年下降了49.33%,2016年各类矛盾纠纷发案率较2015年下降了18.18%。目前,达日县实现了乡镇牧区网格化管理全覆盖、无死角,实现了乡镇社会管理从突击式被动管理向常态化主动管理的转变。

  “网格化管理以后,我们生活中有困难都可以找网格员,而且很快就能解决。”家住窝赛乡康巴村的牧民秀地告诉记者。

  “我们家是却旦管辖范围中最远的一户,每次他来都要走40多公里的路程,特别辛苦。记得去年2月,由于河道的冰融化,水位上涨,家里发了洪水,却旦及时赶到家里帮助脱险,并上报当地政府发放了救灾物资,解决了困难。”秀地回忆说,此外,却旦还帮助不懂汉语的牧民缴纳社保金、养老金,特别方便。

  图为满掌乡乡政府工作人员及网格员开展黑土滩治理人工种草。 钟欣 摄

  图为满掌乡乡政府工作人员及网格员开展黑土滩治理人工种草。 钟欣 摄

  “作为一名网格员,平时向牧民宣讲党的惠民政策,协调纠纷,与老乡们‘零距离’接触,可以更快、更细掌握社情民意,第一时间化解矛盾、解决群众诉求,促进了村里的和谐稳定,感觉很有成就感。”却旦说,如今牧民们一有问题和困难就会第一时间找政府或者找网格员。

  同在达日县建设乡的网格员各尼告诉记者,自己平时除了草原巡护、排查所管辖区域的火灾隐患、草原植被恢复等工作外,还组织和带领牧户清理垃圾,并将垃圾放在编织袋中堆放在固定的地点,大大提高了牧民群众对环保的意识。

  达日县委书记武伟此前表示,如今在推进网格化服务的同时,该县还构建了“乡镇——村(社区)——网格”三级管理体系,实现了基层牧民党员和群众的直接、有效管理和点对点服务,并大力开展扶贫攻坚,帮助1504户6445人牧民摆脱了贫困。

  据青海省综治办统计,青海省从2011年开始已选派4.8万网格化管理员,其中藏区选派3.4万网格化管理员,实现了全省城镇、农村、牧区网格化管理全覆盖。(完)

(编辑:admin)